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温情相伴十四年,狗狗多多早已成了我的家人

温情相伴十四年,狗狗多多早已成了我的家人

多多是一只可爱又聪明的狗狗,也是我家的“开心果”。一场突发的疾病差点带走了它,一度让我万分焦急,不过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如今,我愈加珍惜我们能相聚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天,送多多去宠物医院洗完澡,工作人员把多多牵出来时,它流了一摊血。

我急忙上前询问原因。原来,多多在洗澡时,身上的肿瘤破了。

多多长肿瘤已经好几年了,过了10岁以后,肿瘤越长越大。因为十来岁对狗来说已经是高龄,狗的平均寿命是10-15岁,长寿到18-20岁的狗非常稀少。

对于多多的病情,医生建议保守治疗,所以此前我只能每天给它喷药消毒。但肿瘤终究还是破了,血止不住,医生建议转到大型医院治疗。

于是当天下午,我把多多送到了另一家大型宠物医院。接诊的医生看了情况后说,先做术前检查,然后再评估是否手术。

因为多多是老年犬,所以治疗费用很高。

为了挽救它的生命,我毫不吝啬这笔花费。我利索地交了检查费,安顿好多多后回了家。

没有它在身边,我真的有些不习惯。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我不由自主地回想有关多多的趣事。

那是2008年4月初,我从上海回到深圳,一进门就听见屋内“嗷呜嗷呜”的小狗叫声。循着声音,我看见一只小狗关在笼子里,一旁还有奶瓶、狗粮和水。

我就询问女儿怎么回事。

女儿说,狗是她买来的。

这时我就有点急了,一是我从未养过小动物,二是若购买渠道不对,十有八九会买到病狗。

为了对小生命负责,我让女儿去咨询卖家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狗。

后来才知道,家里的小狗是英国可卡犬。

它才两个月大,是个刚断奶的“小幼娃”,我们为这只狗取名叫“多多”。

为了养好它,我买了两本书:一本是《养狗指南》,另一本书是《可卡的习性》。就这样我边学习,边呵护它成长。

多多天真活泼,给我和女儿带来了许多欢乐,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它换牙的时候,家里所有的家具都被它当作磨牙和磨爪子的“玩具”:真皮沙发、桌子脚、椅子横栏、木地板、木门……就没有它没啃过的地方,它连墙壁都不放过。此外,它还会“记仇”。

它一岁多的时候,我去了台湾旅游,那应该是我第一次离开它那么久。回来后,我忙着去厨房煮饭,没有时间搭理它。

等我煮好了饭,一进房间看见它从我床上跳下来。再一看,它在床中央拉了一泡热乎乎的尿。在我进门时,它早就迅速躲进了床底。

等到我气过了,它又当没事一样,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时间过得真快啊,它已经陪伴了我十四年。

我在家里等检查结果,心里真的空落落的。

以前不管做什么,它都跟在我身边。我做菜时,它一定要一屁股坐在我脚上,或者靠在我脚上,等闻到了香味,它就开始起来准备向美食“进攻”。它的“进攻”是有策略的,先盯着食物很久,然后趁我不经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它想要的。

早中晚三餐,免不了和它斗智斗勇。

饭菜一上桌,它立刻切换成小可怜模样,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还伴随“嘤嘤嘤”的撒娇声,跟我讨吃的。

我每次都会心软,有求必应。但是我女儿就很坚定,坚决不给。所以只要我女儿在餐桌上,多多要么趴在椅子底下睡觉,要么埋头在我腿上撒娇。

它真是个“机灵鬼”啊!

说起多多,它很有佛缘,每天清晨我做早课的时候,多多都在旁边一起参加。当我准备盘腿诵经时,只要瑜伽垫一铺,它总是会第一个爬上去。

家里哪里的食物都可能被它“染指”,唯独佛台上的供品它从不会动。

想着想着,医院传来了消息:多多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多多有些贫血,加上高龄,手术会有很大的风险。

我的内心犹如山崖上被风吹动的花朵一般,飘忽不定。

如果它不手术,就只能等死,手术不成功,也是等死,但是一旦手术成功它就能再多活几年,那么就值得冒险。

自从恭闻了南无始祖报身佛的法音,我懂得了众生无始劫以来都是我们的父母亲人,众生之间要相互关心、友爱,以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对待周围的人,乃至陌生人。

多多正是跟我和女儿很有因缘,才能来到我家。它在我心中,早已不是宠物狗的概念,而是我家的重要成员!

于是我交了三万块准备手术。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很成功。

多多终于醒了,我看着它病恹恹地躺在笼子里,身上多了一条超大的伤疤,我心疼不已,它真的受苦了。

医生说多多很坚强,出来时一声不吭,疼也不出声,术后伤口的愈合也会很疼,问我是否给它使用镇痛棒,费用有些高一天一千多。

为了能给多多减少点痛苦,我觉得付出是值得的,毕竟它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从小到大,多多其实很争气,很少生病,最多就是拉了几次肚子。它每次打针都很听话,很配合。平时我很注意给它搭配营养,所以直到现在,多多一直保持着很标准的体重。也多亏它不胖,才能扛过这么大型的手术。

术后第一天,多多不吃不喝,女儿去看它,它也不理。

女儿跟我说,多多应该生气了,想见你。

于是我赶紧去了趟医院。多多见到我呼吸开始急促,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也是,从小到大,除了刚带它回来的那几个星期呆在笼子里,其他时间在家里它都是自由自在的,想躺在哪里就躺在哪里。它可能不习惯在外面,想家了。

我摸摸它的头,让它要听医生话,要乖。

其实半年前多多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了,但是它似乎懂了我的安抚,我们并不是不要它。

我害怕它太激动扯开伤口,呆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

术后第三天,多多可以出去散步了。因为怕伤口发炎,所以我还是决定让它住院,每天有医生护理,它康复得更快。只是我很想念它。

做饭时,我想念它靠在我脚边的样子,吃东西时总想着给它留一口,有时候还错把我女儿叫成多多……十几年养成的习惯,还真是印入心田了。

住了十三天院后,多多终于出院了。

手术后它有了一些改变,喝水比以前厉害,所以一天要溜三次,吃食也要更注意。女儿咨询了很多人,然后精心挑选了一款狗粮,希望它吃得更营养。

有了这次经历,我感到:不仅是多多,包括我在内的众生都是在无常中前进,一天天接近死亡。若是不能解脱生死,依然会在六道中轮转。

期盼学佛修行早日成就,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多多,和一切有缘的众生。

正如洞山良价禅师所说,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时度此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1006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