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我的心灵之变

我的心灵之变

今年三月去泰国菩提道寺参加法会,对我的触动太大了,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尤其是最后两天内心感到无比的惭愧!

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法会,行前也没有对法会进行了解和学习,内心一直思考的是如何利用参加法会的机会接近教尊圣德师父,接近后如何得到师父的加持,加持我的家人加持我的公司,希望我的家人顺利、公司发财!为此,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经过多次设计修改的表格和文字材料。为了能达到目的每次在听完法音或者读完经书回向时总是祈请佛菩萨加持我能得到教尊圣德师父的亲自接见、加持以及教导。

到了泰国菩提道寺,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我有点蒙圈,到处莽撞地转悠,为了能看见师父亲近圣德,有时甚至不顾义工和护法的劝阻和引导,为此我还找了一个义工的活儿,虽然在大殿做义工我干得也很卖力气,但一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师父是否到场。

法会开始了,第一天开光大典我就一直在大殿内,晚上在教尊师父带领下一起恭闻佛陀法音,我感受到了佛菩萨的加持,法喜充满!这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啊!我有点沾沾自喜,同时心中又难免失落。因为我只是随着大众一起得到了师父的摸顶和法水加持,并没有得到师父的亲自接见,因此我仍然伺机寻找机会达到目的。

第二场法会开始我出现了白天咳嗽、出虚汗、晚上低烧的症状,但是我坚持参加完了接下来的所有法会,期间我的内心也慢慢发生了一些变化:看见教尊师父的身影没有了迫切靠前的冲动,心情也平静多了;法会现场看着师兄、师姐们拿着法本仪轨唱诵和读诵,而我满眼在寻找熟悉的字和读音仍然跟不上速度,不知道唱诵和读诵到哪了。

晚上在宾馆回忆这几天看到的:教尊师父为布置法会现场而忙碌;接见来自全世界的信众和各地要员;白天主持法会晚上还要接见义工、护法、和告假的弟子;要传法;要带领大家恭闻法音;回答芸芸众生的各种诉求,总之每天想见师父的信众都在排队。

准备离开泰国的前一天我来到大殿顶礼完诸佛菩萨,走到办公楼下,望着教尊师父办公室的方向,内心突然涌出来无比惭愧的感觉:想想十几天来我不顾时间、地点、场合,一心只求得到师父的单独接见加持,而完全不顾师父忙碌的现实以及几千人法会的大众,真的感到很羞愧!

回到国内后我就开始修在泰国求到的教尊师父传的法,每次修法之前总是先恭闻一盘佛陀法音。当反复恭闻《学佛的动机会造成早学法迟学法、学小法学大法、小成就大成就》后,我突然明白了:我在泰国的动机和行为不仅自私,而且所求皆是世间福报,没有半点菩提心,跟学佛、跟了生脱死完全不搭边。从佛陀法音里我知道:学佛的目的是要得到大成就,到极乐世界、兜率天等佛土世界,行修好了福报自然也就有了,不求自来!

哎呀!我的天!想想我在菩提道寺的那种自私狭隘,我羞耻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学佛以来尽管思想上坚信了佛教是科学的,不是封建迷信!不是怪力乱神!但是在具体实施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原因在于凡夫习性作怪,贪、嗔、痴强盛!虽然在闻法和读经时也会有一阵阵的感动,但是根本没有触动灵魂深处,形成了“恭闻”是“恭闻”、“恭读”是“恭读”,我还是平日里的我。如今看到教尊圣德师父身体力行的一切,相形之下自己多么的渺小!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一个60岁男人的眼泪,愧悔的眼泪:为我的愚痴、为我的可笑、为我的可怜!

真心希望能再一次参加这样的法会,让心灵再一次得到洗涤!

撰文:WYl

编辑:篱菊半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1033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