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戒杀放生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的,日常生活中的放生护生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的,日常生活中的放生护生

观世音菩萨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自然而然,毫不犹豫,刻不容缓的(分享一)

说起放生,很多人会联想到一个画面:一群人在河边或码头或公园林中,围着一堆堆或一框框将要被放生的物命,大家手里都拿着一份放生仪轨,随着主法的法师或居士,念诵着佛号、咒语,再给放生物命洒上法水,放归大自然。

许多人喜欢参加放生,也不排除在众多放生者中有的是因为家人生病或自己体弱多病,或为了增长福报,或为了转变运气而参与放生。这是“着相放生”,着相于功德,着相于福报。

但放生的真实内涵是放生者内心对众生的慈悲,是一条生命被杀戮前救度其生命,并与之结以学佛法缘,希望其能学佛修行,最终得解脱的慈悲行举。这种慈悲所表显出来的是,遇到放生的物命,因内心慈悲力量的驱使而不顾时间,不怕耽误世法事务,一心就想着尽快救度这些生命。犹如有人掉入水中,救助者会不顾一切,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救人一样自然而然。

吴大姐就是这样一个自然而然的人。为了放生几斤花蛤,她前后花了11个多小时,转车几次行程300多公里。有人说她太刻意了,没必要,太傻,有人则赞叹她的行为是真正的慈悲。

事情起因于吴大姐的房客。

那天吴大姐刚从佛堂出来,房客就兴奋地喊她过去说:“吴大姐,快看这些花蛤都还活着呢,咱俩一家一半吧。”。在吴大姐的说服下,房客才同意把这些花蛤全部放生。

可是,难题来了,吴大姐家住在山东邹平县,属内陆地区,而花蛤是海洋生物,距离最近的海边是滨州市沾化,来回一趟600多华里。而由于交通不便,至少需要换乘两次汽车才能到达海边,即使现在中午十二点立刻出发,赶到最近的海边也多半是黑天了。晚上到了之后是否有宾馆可住?吴大姐一时间有些踌躇。

都说学佛如初,成就有余。修行学佛,最重要的是将众生的利益、慧命要放在前面,自我的利益放在后面。如今天气炎热,花蛤危在旦夕,多耽误一会,它们生存的希望就会减少几分。难道仅仅因为担心自己没有地方住宿,就放弃救它们吗?自己究竟有没有真正将众生作为亲人爱护?不管了,救命要紧!

想明白了,顾不上吃饭,吴大姐提上花蛤就走,刻不容缓!

当她匆匆赶到车站时,正巧一辆长途汽车正在检票,吴大姐上了车。

车子开动后,吴大姐急忙把塑料袋敞开口,给它们增加氧气,暗暗鼓励它们要坚强,一定要活着到达海边,然后开始持咒,并祈请观世音菩萨加持它们。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滨州站,又顺利地换乘了去沾化的公共汽车。滨州距离沾化城150多华里,路上,吴大姐向司机详细打听到海边的路线。从司机口中得知,到达沾化城后,离海边还有100多华里,需再次换乘才能到达海边。为节省时间,吴大姐在车上开始做放生仪规,这时司机说话了:“如果你是去放生,不需要到海边去,我们的车经过沾化地域的一条河,这条河是从海里引进的海水,您可以把它们放到那条河里就可以。” 吴大姐喜出望外。

下午5点左右,吴大姐下车了,再次向两位在河边休息的老人确认是海水河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花蛤撒到了河里。边撒边说:“回家吧,回家吧,好好地活着,好好地修行,等把这苦受完了,千万不要再堕在三恶道了……”

把花蛤全部放生后,吴大姐紧绷的心终于放下了,看看天色也还早。说来真巧,吴大姐刚刚赶到汽车停靠点,一辆通往滨州的回程车就停了下来,大姐踏上了回家的路,之前有关没有车回来,没有地方住宿的担心自然解除……

辗转回到家,已是深夜11点,尽管很疲惫,但吴大姐的心却是甜的……

无独有偶,家住山东莱西的网友“红珊瑚”来信说了这样一个放生的心路历程:

有一天下午3点多,我妹夫送来一个盛满冰块的大箱子说:“有螃蟹、海螺,都很肥大。”说完便匆匆走了。虽然妹夫是用来孝敬他们80多岁父母的,但作为佛弟子,岂能享用这些鲜活的生命,他们决定将这些海鲜放生。

可海螺地放到大海里,而莱西不靠海,怎么放生呢?莱西离最近的海边大约70公里,开车来回再加上要选择放生地点等,得很晚才能回来。

怎么办?我心里开始了激烈的斗争:今天我是专门陪老人过节的,如果很晚回来,因病卧床不起的老父亲就可能会发火。再说,我昨天出差深夜才回家,很累了,不如明天再说。可如果今天不去放,有的海螺也许就会死掉。我犹豫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下定决心:

“不杀生而行放生”是佛弟子最基本的行持准则,不能再犹豫了。

于是,我找到了开车技术较好的史师兄,一同向海边奔去……

晚上7点多钟回到家里,父亲并没有表示不高兴。我放下心来,与家人共聚晚餐……

聚餐结束,放生前前后后的过程像放电影一般,一幕幕闪过我的脑海。我的心很沉痛。

是啊,是该痛啊……

这么多年来,我的凡夫意识没有多大改变,是假慈悲,充其量是半真半假的慈悲啊!学佛修行的路上,要尽一切力量帮助救护众生。而我的态度呢?当弟弟发现海螺是活的,心里冒出了明天再说的念头。把自己摆在先,把众生排在后,自我生起障碍,说明还未真诚的把众生作为亲人去关心。假如这是自己的兄弟姊妹还会犹豫吗!恭读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什么叫修行》若干遍,可是,知母、念恩、报恩、慈爱之心在哪里?

所幸及时醒悟,未酿成大错,再不能这么糊涂了……

真正慈悲的放生是救助物命刻不容缓、毫不犹豫,您能做到吗?

“怎么样慈悲面对众生才能成为圣者?”这个问题更值得所有想成就解脱的佛弟子认真思考和面对。

文:吴红霞/红珊瑚

————————————————————————————————————————————

内心是否真慈悲之——日常生活中的放生护生(分享二)

近代高僧弘一法师在坐藤椅前,要将其轻轻摇动,再慢慢坐下,为让小虫先走避。寺里闹鼠害,毁坏衣物,啮咬佛像,弘一法师每天投食两次,人鼠渐能彼此相安。法师西逝前还特意叮嘱人们,焚化遗骸时勿害蚁命。

由法师这一言一行,可见放生护生,不止行于初一十五、佛菩萨圣诞日组织一批人集中放生,更是体现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行持当中,遇事对境之时是否内心真正慈悲众生,爱护一切生命。

​比如:家里来了老鼠,厨房有了蚂蚁,您是讨厌他们,驱赶乃至伤害他们,还是与它们平等相处?又比如:当您看到动物马上要被宰杀,您是无动于衷路过,还是想尽办法解救它们,这一切的细节无不透露了您内心是否真慈悲。下面三则真实的小故事也许对您日常生活中的放生护生能有一些启发:

一、和谐相处的人鼠缘

我叫刘世敏,近70岁了。学佛多年,懂得生命平等,杀生造业的道理。那一年家里不知啥时候住进了一窝老鼠,每天晚上都出来觅食。每天早上起来一看,面粉、大米、老鼠屎满地都是。天天如此,时间一长家里人起了烦恼心,就总想除掉它们。为了避免家里人伤害它们,我说服家人不要用老鼠药,而是买了老鼠粘,当天就把老鼠粘放到了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

第二天,一只老鼠被粘住了脚,我想放走它,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我把它放下来后,它却无法走路了,它们实在太可怜了。我对自己的愚痴和无知懊悔不已。

后来,我换了种方式,给它们念了皈依仪轨后,用面盆装了一些地瓜面粉放在角落里供它们吃。这些老鼠好像很有灵性似的,它们把面粉堆成个小山,每天在边上吃,再也不到面袋、米袋里吃了。从此,我的家人也接受了这些老鼠,和老鼠和谐相处了。

二、迫不及待的山鸡

朋友因车祸被拘留,今天到期释放。我开车接了他,并一起去看望他的父母。

当我们来到他父母家时,三、四辆车已经在此等候。大家各自把带来的礼物拿下车。突然,有个人从后备箱里拎出来两只野山鸡,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担心这两只山鸡今天中午要遭殃了!怎么办?带山鸡的人我不认识,我贸然救它,怎么向他开口?这位不熟悉的朋友能不能答应?如果不救,眼睁睁地看着鲜活的生命被宰杀,它可是我往昔中的父母啊,于心何忍!

我的心被山鸡牵动着,一直盘算着救下山鸡的办法。

一会儿,带来山鸡的那个人,把两只山鸡随手递给了朋友的母亲,老人转身便把山鸡提进了厨房。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它们的生命危在旦夕,此时,我什么也不顾了,掏出钱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厨房把钱塞到阿姨的手里,急切地说:“阿姨,这两只山鸡不能吃,您拿这点钱另买些补品吧!”阿姨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就把那两只山鸡提起来走出门,放到了我的后备箱里。这时,我一颗悬了很久的心,才像石头一样落了地。

开饭了,丰盛的宴席已经淡而无味。我匆匆吃了几口,便起身离开,开车奔向山野……

所有众生皆有灵性,它们跟人一样有欢乐、痛苦、安详、恐怖,这不,我找到一片树林,解开捆绑山鸡的绳子,两只山鸡便迫不及待地朝天空飞去……

三、我行我素的蚂蚁

我叫郝雅君,今天想跟大家讲一个我和蚂蚁之间发生的真实的故事。

我家住在二楼,按理说是不应该招蚂蚁的。可是有一天,儿子突然对我说家里有蚂蚁,并且爬上他的床咬了他。我就挨个屋子查看,当我寻找到厨房的那一刻,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整个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只见顺着厨房的墙砖缝隙,密密麻麻、浩浩荡荡的红蚂蚁大军长驱直入,我的整个后背都好像爬满了蚂蚁,一阵紧似一阵地麻痒。

这时,儿子想要买药杀死它们。我作为一个佛弟子,怎能允许儿子这样做呢?于是,我和儿子商量道:“你给我一段时间,我有办法让它们离开。”儿子半信半疑地同意了我的要求。

看着密麻成排不断涌入的蚂蚁,我立马搬来小板凳坐下来,认真地对着墙上毫无半分停歇的蚂蚁队伍,试着和它们交流,我告诉它们佛法如何好,如何通过学佛离苦得乐不再做畜生异类,诚恳邀请它们和我一起学佛,争取脱离轮回苦海。

我跟蚂蚁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你们侵入我的家里并且已经骚扰我儿子了,如果你们不快点儿搬走,他有可能就会杀死你们,你们快点儿离开这里,回你们自己的家吧,否则就会没命了!”。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蚂蚁依旧我行我素。但我没有灰心,一直坚持为蚂蚁诵经回向,同时,我还和儿子商量,要好好注意卫生,把吃零食、吃饭掉的渣渣及时清理干净,就这样彼此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段时间。

一天吃饭的时候,儿子忽然对我说:“好像家里没有蚂蚁了,好久没见它们的踪影了。”

蚂蚁就这样神奇地从家里消失了,我在欣喜的同时也暗暗祝福它们平安吉祥!

编后语:

众生皆有灵性,人与动物的聪慧程度虽异,对死亡的怖畏则一。放下一点微不足道的利益,施以众生慈悲方便,众生也会投桃报李,不来搅扰。

放下一点世间上的面子,随缘救渡于临砧近鼎之际,那回归山林的自在,实在值得。为善或为恶,因缘成熟时自食其果,因果可曾饶过谁,又曾亏过谁?

遇事多一份慈悲,少一分戾气,如果是您遇到类似情形,您会参考她们的做法吗?

文:刘世敏/吴红霞/陈宥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330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