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在六道轮回中,人死后何去何从?

在六道轮回中,人死后何去何从?

您真的无惧死亡吗?只是无知无畏罢了

网查概知,全球人类平均每秒有两个人会走向生命的终点,毎天超十七万人死亡。这其中有因意外事故的非正常死亡,还有内在健康原因导致的自然死亡,如衰老病死等。
然而,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感受是:“老来忆童年,日月如穿梭。”在混沌中过着日子,浑然不知每过一天,生命就少了一天。人们对死亡的认识,一方面在意识深处恐惧死亡,而另一方面却又似乎无惧死亡,如果说人类恐惧死亡是因为不知道死后的世界,那么人们无惧死亡则大部分还是不知道死后轮回世界的恐怖。
因此,与其说人们无惧死亡,莫如说是“无知”,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死后的事情。
首先是临终时的折腾。病危时,病人早已这边一根管,那边一条针的“全身武装”了,你想安宁?想都别想!连一点安静的往生余地也不会给你留存。其次是“断气”后。当生命体征完全消失,身体的地、火、水、风四大就开始逐步分解,首先分解的是风大,停止了呼吸,其次是火大分解,躯体开始降温,血液开始凝固,直到皮肤冷冰冰。而后是水大分解,身体开始缩水,甚至有各种体液从身体排出,最后是地大分解,身体各器官开始腐烂……最关键是,人在断气后8个小时(甚至更久)时间内,人的灵知心识(也就是我们民间说的“灵魂”)还未出体,神经极其脆弱,稍微触碰一下他的皮肤,他感觉犹如万箭穿心般疼痛,添盖一薄被,如压百数斤。他想反对抗议,可怜“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任由医生或家属摆布。可是没有学佛的家眷根本不知道人死时的感受,他们只管着一边哭嚎着,一边折腾着亡者,或马上给亡者擦身换衣,或马上将亡者放入冰棺,或……他们浑然不知,被折腾的亡者有多么痛苦。
接下来就是办丧事。各地丧事风俗不一,绝大多数做的是对亡者没半点助力的无用功。或请来“戏班”,吹拉弹唱一番,然后就是吃,几十桌的“白席”,吃它二天三天。殊不知在满足亲朋们口腹之欲的背后,诸多鸡鸭牛羊蟹虾鱼类成了刀下鬼。动物也是命,命债须命偿,这个因果规律会丝毫不爽地起用。可怜的亡灵,还没到“阎王殿”报到,那些被杀的鱼、虾等族的亡灵已经在“阎王爷”那里等着告状了。南无羌佛在法音《你想过死后的事吗?》和法著《极圣解脱大手印》中,对人死亡后的境况作了详实说法。简单说就是,此时此刻的亡灵,除了孤独,就是恐慌,找不到地方吃饭,阴曹地府没有旅店,找不着地方睡觉。什么都没有,只有孤独一魂飘荡阴间。
此时的亡灵终于彻底明白了“人生如梦”的道理。他终于明白,自己辛苦奔波劳累了一辈子,最后什么都带不走,纵然在人世间有万贯家财,亿万资产,在阴间却是身无分文的“苦命人”,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曾听过老辈人常在感叹: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果真能一死百了吗?只怕是一了都不“了”!因为无始以来我们“贪嗔痴”所积累的黑业,及加上本世的黑业,只会招致死后孤魂厉鬼来撕拉讨债。尓时方知,一死无法百了,而是又一轮新债清算的开始。而这偏偏只是噩梦的序幕。
接下来时间就是依亡者各自因果业力进入六道轮回。有的投生畜生道,有的投生天人道或人道,也有的进入鬼道。一入鬼道,阎王审查,一个都逃不掉,在世的善恶两业都摆在你们面前!人人都要经历的,一当经历到,那个时候的凄惨状,活人无法体会。我们真应该想一想死后的事情了。每个人都面临着死,要么被动等死,要么了生脱死。怎么算了生脱死?就是把生死彻底了结了,想生就生,想死就死,一修法,立刻就走。而要证得此境,唯有勇猛精进的如法修行修法 !
——End——
撰稿:暇生
编辑:西边的彩虹
——————————————————————————————————————————————

母亲生前的最后一口气,是用心良苦的期待

8月23日是我母亲的祭日。这一天,我们兄弟姐妹都会以不同方式祭奠母亲。今年在母亲的祭日,我只想大声对母亲说:“妈妈,女儿已皈依了,您放心吧!”

12年前的8月23日上午,母亲病危,我接到电话通知时,立即放下手头一切工作,直奔火车站回家。
走进母亲卧室,只见老人家已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巴吃力的一张一合,薄薄的单衣下急速跳动的心脏似乎要跳离身。我内心的痛苦无法言表,俯下身,在母亲的耳边轻柔的呼唤着:“妈妈,女儿回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女儿吧?”母亲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呼唤,依然是痛苦的急促呼吸。突然,大姐似乎想起来什么,立即召集哥哥、嫂子、二姐到母亲床前,大声说道:“弟妹们,今年年底我们一起去皈依。”嫂子应声说:“好!”我傻乎乎的不知怎么回事,也没有回应,只看到母亲刹那平静了许多,慢慢慢慢地没有了呼吸,静静地永远睡着了!瞬间,我像在风车中旋转,不知东西南北,不敢哭,不敢去触摸,因为母亲生前有交代,她往生时大家都不要哭,不要碰她的身体。我把悲痛压在心底,默默祈祷,祝母亲一路走好。

寺庙的出家师和母亲生前的佛友都来为母亲助念了,后事按习俗进行。后事办完后,依然沉浸在悲痛中的我,不明白大姐当时为何大喊一声,母亲便安详离世?大姐说:“母亲临终前的痛苦,持续几天几夜,我们以为是在等你回来,可你回来后,她依然这样,我就想,到底还有什么事情让母亲牵挂?平日里母亲从不愿给儿女、亲人们多添麻烦,也没交代什么。我想来想去,想到母亲曾说过‘希望我的子女都能学佛。’所以我就大喊一声,以满母亲之愿。”母亲走后,我回到了工作的地方,整个人象被掏空了,扒在自己的床上嚎啕大哭,集聚了几天的悲伤一下被释放出来,泪水浸湿了被褥,才发现经过悲伤、痛苦、思念、自责调和后的泪水是那么苦涩。我沉浸在对母亲满满的怀念之中,母亲平日里的点点滴滴就像放灯片一样在我眼前一幕幕的闪过,这样昏昏沉沉过了多少日子。

因缘成熟,在好朋友吴姐的引领下,我开始恭闻南无羌佛的法音,一开始听不懂,为了母亲的心愿,我要坚持多去了解了解佛教、佛法,直到我恭闻羌佛亲说的法音[无常]和[你知道死后的事吗?]我才彻底明白:母亲的用心良苦,她用生命的最后一口气来期待儿女们发愿皈依三宝,学佛修行,求得解脱六道轮回之苦。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如此这般,我又怎么能辜负母亲撑着最后一口气的那份期待呢?我一定要在南无羌佛住世的殊胜时代,好好修行,成就解脱再救渡我多生累劫的母亲们脱离轮回苦海。

——END——
撰稿:心悟
编辑:对白云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379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