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妈妈股骨头坏死,得闻佛法一天一天好起来

妈妈股骨头坏死,得闻佛法一天一天好起来

我和母亲的人生就像翻书,翻过了苦难,下一页就是新生

梦里,我又回到了山里的家,那唯有半个院墙的低矮塔头房。我坐在门前的山坡上,看着远处刚刚发芽的绿树,春天到了。

山里风沙很大,人走路要顶着风跑,父亲上山拉木柴去了,母亲在喂猪呀,鸡呀,而我却在为50元的借读费发愁。我真不知如何跟父母开口跟一穷二白的家里要钱。一日三餐都靠父亲那一车一车的木柴来解决。傍晚时分,父亲赶着牛车回来了。“今天的收入还不错!”父亲抽着旱烟,蹲在门口的小木凳上唠叨着。母亲小声问父亲:“家里能不能凑上50块,给孩子交学费?”父亲看了我一眼,站起身:“我去邻居家借点。”边说边推开了院门。早晨起来时,我的枕头旁放了几张5块10块皱皱巴巴的人民币,一数刚好50元,我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了。钱被我整整齐齐压在文具盒的下层,没舍得交。那年夏季的一个雨天,是我这辈子最难过的一天。劳累过度的父亲高烧不退,没来得及送医院就去世了。母亲与妹妹、弟弟及我,四人悲伤无助地哭泣,空气都带着黑暗与压抑。不久,母亲病倒了,我不得不辍学在家,文具盒底下的那50元早已买了一麻袋麦子。在那个最难的时期,我带着半个饼子和一瓶水,执起了牛鞭,管40多头牛,以换取一点劳务费。一年后,17岁的我,为了家人的生存,无奈出嫁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要过这样的生活,满腹的委屈和埋怨,但看到母亲白发贴耳后,又一阵心酸……天空飘着雪,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坐着冒着白烟的汽车离去,我独自留在了大山里。世事在变迁,苦难终有头。如果说我人生的上半场泛着苦味,下半场那是苦尽甘来。一晃二十几年,母亲年迈了,弟弟妹妹相继结婚生子,我也早已离开了伤心之地来到海南打拼。母亲因为腿脚不便,来到我身边休养。我想缓和跟她多年的疏离,走进她的心里。此时的我,已成为一个佛教居士,信奉三宝,而母亲是个基督徒。我们因杀生与不杀生的问题起过争执,因信佛和信耶稣的事情而有过辩论。母亲固执起来,像个小孩。我只能循循善诱,慢慢引导。孝顺父母是在种福田啊,我可不能因两人的信仰不同而带偏见。母亲由于股骨头坏死走路会痛,也走不远。我每天坚持帮她按摩,但无论我对她多好,她依然会想她的老房子以及孙子,动不动就威胁我,要回弟弟家。我没有办法就跟她说,腿好了就回家,但心里很委屈,常想到她当年抛弃了我。我甚至想就由她去吧,回老家就回老家。但瞬间又谴责自己,这样纠结着数日子。在学佛的事情上,我不能明着让母亲起烦恼,只能背着她偷偷去佛堂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随着闻法的深入,对母亲的怨气包袱也慢慢放下了。闻法音,不是听闻过就行了,要把所学的正知正见用在生活中,遇境起修。生活困境中,谁都有自己的不得已。换位思考后,人也平静下来了。在我不厌其烦的唠叨中,母亲终于给了我一次机会。她说,如果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的腿不痛我就跟你学佛。我告诉她,治疗的药继续吃,同时要忏悔往昔的恶业,多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并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但必须坚持半年。她说,如果半年后腿还疼就回老家。我说可以。

因为要带领母亲学佛,自己只能更精进。每天我都带母亲恭闻法音,还发愿在自家建个闻法点。共修后,我和同修们都把功德回向给母亲。说也奇怪,不到半年,母亲的腿真的不那么痛了,她心态也越来越好,还会自己读经了,《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的字她也都认识了,要知道她可是没有读过一天书,是个大字不识的老太太呀!更让我惊讶的是,忽然有一天母亲跟我说想要皈依。对于这个善愿,我当然非常乐意满愿,并在法缘成熟之际,母亲参加了大德法师举行的皈依仪式,并受了佛教戒律。至今,母亲已跟我生活了近五年,她的股骨头坏死从痛到不痛,从不能走路到现在可以骑自行车,这些真实受用的过程都可以写部书了。今年女儿高考结束后,我带母亲出了国,去新马泰旅游,我们一起游览风景名胜,参访佛教古迹,她玩得很开心,我也很欣喜,陪伴果真是最长情的告白。旅途中,母亲走路健步如飞,比我还快。我嘱咐她,别走太快,走丢了可不容易找到。可她还像个孩子一样,走很快,我必须随时拉着她的手才可以。牵着母亲的手,从未有过的幸福涌上心头。我要好好善待她,趁她能走的时候就多带她走走,多多陪伴她。母亲和我,是万千个家庭中的一对普通母女,但也是不平凡的一对母女,因为我们现在有了共同的目标,一起学佛修行,为脱离轮回苦海而奋发进取!如果说,我这个放牛女娃的前半生充满了苦难,那无疑是我后半生走上学佛之路的铺垫,也是为了让我那个苦命母亲的后半生能过上幸福日子而要经历的人生旅程,更是为了母亲生生世世不再受苦而能离苦得乐,永脱轮回。这不是我的宿命而是我的使命。

当星光皆成为点缀我们眼底的温情,生活也让心灵成了碧波万顷的大海,包容,忍让,乐观,向上。

文/默儿

——————————————————————————————————————————————

“百问百答”意味着什么?有人能做到吗?

百问百答是什么概念?小时候,我们知道有《十万个为什么》,装着千奇百怪的提问与回答,好像知识的“万花筒”。可等我们长大了,才发现那些知识只不过是宇宙里的一粒粒微细的沙子。曾几何时,我们习惯了有问题上百度,也习惯了在“悟空问答”里寻求答案。尽管这些答案五花八门,但很难找到让人很满意的答复,有些甚至是“杠精们”的调侃,不着边际。随着科技不断发展进步,大数据出现,人工智能面世了,但它终究超脱不了人类,因为再聪明的机器人也是人设制的,虽是生活中的好助手,却不能百问百答。纵观两千五百多年前,娑婆教主释迦牟尼佛刚降生,便一手指天一手指一地说:“天上人间,唯我独尊。”佛陀三身四智圆满无上正等正觉,纵横三界,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论是世间法还是出世法,百问百答。

当年释迦世尊演示法义,突然来了七个个子很高大的人,进门后倒头就拜,称世尊为师。弥勒菩萨觉得很奇怪,自己跟世尊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回事,甚至用神通观照若干劫都没有发现这些人曾经拜过师。而释迦世尊说在久远以前,某个因缘下,这个七个人当时的确跟我学习过。弥勒菩萨作为等觉菩萨,未来佛,智慧已相当了得,依然还不及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除了释迦佛陀,历史上还有谁具有百问百答的无上妙智呢?历史上流传下来,玄奘法师到达一百多个国家,参学十七年,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经常参加雄辨大会,当擂王。在般若大法会上,玄奘法师和七十多家外道辨论,没有一个能辨赢他,当时是这样打赌的:在台上讲法时,别人提出的问题,只要有一条回答不出,或经过思考再回答,马上把他脑袋割下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次,古印度的十个国王,还有各教派教授之类的学者,还有两千多个外道,准备了各种刁难问题群起而攻之。玄奘法师即刻进行答辩,片语了分明,无有丝毫障碍,圆融百答,辩才无有伦比,独压群芳。还有五年一度的无遮大法会,要开75天,玄奘法师毫无惧色,大展雄风,光明正见,让人惊叹不已,最后众望所归,成为威名震震的宗师。可叹玄奘法师早已圆寂,众生无福亲睹法师独占鳌头的风采了!当今世界众多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这个专那个家的,他们能百问百答吗?不能,他们只有某一方面有专长而已;社会上又传某某是佛陀再来,又是菩萨转世,可是,只看到他们烧香拜忏,诵经念佛,未显相应佛陀、菩萨的超群智慧,更不可能百问百答了。

难道那么多芸芸众生就找不到一个能超凡入胜、百问百答的人?要说惊雷贯耳,当今还真有人夸下海口:五年之内,不管任何众生提任何问题,不加思索,立即回答,若要思考下,或略带迟疑,或胡编乱说,不圆融,立刻滚下法台,从此再无资格说法!他就是自称“惭愧者”,其实是圣洁伟大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1995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访问台湾,就显示出了百问百答的伟大,教化了高山原住民。当时台湾高山族9个部落的居民受是信奉圣母玛利亚,羌佛接见了他们最大的酋长吴先生,并且当面满了他们的愿望,修法让圣母玛利亚出现在空中。圣母玛利亚亲自告诉吴酋长:自己是佛陀的侍者,要吴酋长一定跟着这位伟大的佛陀学习佛法。吴酋长等人念了一辈子圣母玛利亚也没有亲自见到过,此次见到后,他们激动无比,最后他们信守承诺,皈依了羌佛!美国联盟大学的校长、教务主任、教授们曾在一次研讨会上,向羌佛提问,极尽刁钻,完全不亚于美国国会质询。他们随便一个话题就可能让人下不来台,提问就像利箭一样纷纷射来,对于普通人来说,稍不留神,立刻“中箭倒下”。然而羌佛,片言绝纷争,百问百答,顿让这些人哑口无言,脸红脖子梗。此时美国联盟大学的主席,突然站起来,抽了自己两个耳光,边打边说:“我白活了几十年,今天真正受到教育了!”旁边的人顿时看得目瞪口呆!此外,佛陀在说法的两千多盘法音里,对弟子们若干修行修法上的问题,顿超直入,圆融解答;甚至还不等弟子开囗,即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用说了,我直接回答你。弟子听到一个劲点头。还有研究隐形飞机的曾汝章,问隐形飞机为什么能隐形?洛桑珍珠大格西提出要见绿度母,片刻威神示现,满其所愿……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具有超凡入圣的智慧,洞悉宇宙与人生的真谛。无论佛教各宗各派,还是艺术、科学、医学、哲学等世间所有一切,无不达到了全方位最高成就,造诣精至顶点,独一无二,无圣可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著《藉心经说真谛》更是道破了宇宙的真谛,成为了人们至高无上的法宝!佛陀的百问百答都是从般若中流淌出了无上的智慧。我们不得不赞叹,此生能遇到佛陀,实在是无比幸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444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