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疫情下的众生皆平等

疫情下的众生皆平等

原谅瞧不起你的人吧,其实他也有如是遭遇

当新冠肺炎疫情新增病例清零数天后,我所在的地区终于把防控等级下调,大家可以在做好充分防护的前提下,慢慢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作为即将长发飘飘的猛男,我必须去处理一下无处安放的须发。美发师是一位三四十岁的熟女,透过口罩,还是能看到她精美的妆容,微蹙的眉头透露出她并不美好的心情。原来老家是湖北武汉留在我区过年的她,在这段时间受尽了老板、房东、朋友、工作人员的白眼。“我们湖北人又不是病毒,也不是每个人都染了病,为什么一听到我是武汉人就躲开我,一说起武汉人就是吃野味吃蝙蝠呢?”她愤愤不平说着。“网上网友的留言甚是令人生气,上海等地的做法更是伤我们的心。”然而仅仅是地区间这样吗?即使国家之间,在突发事件中,也展现了与大国之风不符的小气和粗鄙,粗暴地掐断了通航和游访。然而又仅仅是疫情地前提下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吗?平素生活中,南方北方之间、省与省之间,甚至同一省不同地区之间,在生活工作相处中,不也是透露着地域地歧视甚至攻击。谈话间,美发师眼角瞥见门口进来一位老人,衣着朴素而行动迟缓,她轻嗤着挥手赶走了老人。“大姐,请问当你遭老板、房东等人白眼时,你心里难受吗?”坐在位置上等候的我,在耐心听了美发师的叨嘘后突然发问。“你说呢?小弟,那肯定难受了啊。”“那你说,刚才被你赶出去的那个老人,他会难受吗?”我说。……是了。这个世界,仿佛我们每个人在比较和鄙视着别人,也同时被贴标签和被嘲讽着。青壮年会歧视老年人;九零后在嘲笑八零后的土味,也在被零零后划归为“老一代”;健康的人会对残障的人难以容忍;有钱人会炫富以俯视为生计奔忙的人们。……

而这一切,都是一个 “我”在作祟,大家都以“我”作为标准。我的家乡,我的社会地位,我的年龄,我我我,而一切和“我”没有同质性的,统一是“他”,通过与“我”的对立,体现“我”的高级、高贵和绝对正确。然而冥冥中又有一种力量或者趋势,类“新冠疫情”一般,不会因为“我”之高贵,“他”之粗鄙而免去“我”的生老病死。当不可阻挡之事来临时,“我”是否在哀叹、惊慌甚至绝望的时候,反思曾经的狭隘和刻薄呢?看到新闻要闻中报导着病例激增的大国们手忙脚乱的处置方式,我内心充满了同情,并发自内心地希望大国们的国民能如同我们一样积极防疫,平稳度过这波谁也躲避不了的瘟疫。因为此时,没有了“我”,也没有了“他”。我愉快地打量着镜中清爽而精神的发型,看到美发师也因与我的一番交谈纾解了心中的不快,她的眼角因为微笑挤出了好几条鱼尾纹。送我出店门的一刻,那位腼腆而迟缓的老人还在门边犹豫不决,美发师愣了一下,坚决地向老人走了过去……

——END——

撰稿:秦纪洋

编辑:雷阳马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长养慈悲,善护修行路上的助缘

夏日,天气炎热,人们往往会产生诸多的烦恼,其一就是蚊子叮咬。白天它来时,悄悄留下几个包,让人身上又肿又痒;晚上它来时,在耳旁“嗡嗡嗡”个不停,扰得人心烦意乱,不得安眠。

普通人这时熏上蚊香,两个巴掌拍个不停,或举着电蚊拍灭虫剂到处追杀,欲除之而后快。而对于佛教徒来讲,就应该在这细节上用功,本着最基本的五戒、十善、四无量心,不起嗔心、恼心,而起慈悲心。然而,有些“佛教徒”不以为然道:“信佛之人也不能目视害虫而无能为力” “太多了弄点杀虫剂也无不可,戒是死的,人是活的,别学傻了,便宜行事” “杀百万只蚊抵不了杀一个人,所以放心杀吧”还有人认为可以打完蚊子再忏悔或念超渡咒。殊不知,阿王诺布帕姆在《子必依论》中讲到二十徒劳行,其中之一就是“不摒弃伤害有情,发菩提心为徒劳也。” 如果连众生还想着要去伤害、杀害,即使烧香拜佛、法会诵经也是徒劳,谈何成就解脱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众生平等,皆具佛性,何来什么高级、低级、身体大小之差别,多少只蚊子的命抵不了一个人的命之说真是错误,佛教、佛学的门都还没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中教导我们“认可破三乘戒律”“认念超渡咒杀生无罪”是非常严重的邪恶知见,如若有犯要当下忏悔彻底改正。人啊人,总是将自我的利益与适意放在第一位,母蚊子吸了我们一点血,就说它是坏的。或抱着执着、分别,憎恶种种蝇虫以其丑陋肮脏,起手拍打,抬脚践踏。作为佛教徒,这开合之间,难道不是在拍去自己的善良,践踏自己的良知吗?前些天某晚,路遇二人发生口角,一人把另一人连带摩托车一起掀翻在地,倒地的人犹自“不服来战”地喋喋不休,站着的人也不依不饶的拿起砖头,将人拍伤后扬长而去。

月初去外地,打出租车遇到路怒司机,似乎是他变道没打灯,后面的吉普车也没让,这下可恼火了起来,一脚油门猛踩绕到吉普车前来个急刹,丝毫不顾及车上三个乘客及自己的安全,接下来两人开窗互骂、交替别车,任凭我们喊破嗓劝阻也充耳不闻,上演了一场“出租车惊魂”。在上下班途中,见到因一点鸡毛蒜皮小事而引发骂战的例子更是不少。凡此种种“你惹了我,我就报复你”的心态与现象,由“小不让”变“大冲突”,不禁让人嗟叹:“人心怎么了”。凡此众者,皆不护心,任由五毒水浸泡。何谓护心?丰子恺《护生画集》有一段序言:“护生者,护心也。(初集马一浮先生序文中语,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故曰“护生者,护心也。”详言之:护生是护自己的心,并不是护动植物。再详言之,残杀动植物这种举动,足以养成人的残忍心,而把这残忍心移用于同类的人。”残杀众生,乃至随手折柳摘花,不该是善良人士所为,更不是佛门弟子所为。蚊子咬了包,抹上紫草膏、清凉油之类,不用着意,过几个小时就下去了。将其看作是我们修行路上的助缘,检验自己的修养与定力过不过关。而蚊子由于烦恼造业,堕在恶道,已经很可怜了,看到它在我们身上吸血,正可以慈心布施,为它念佛持咒,好好的告诉它学佛的道理,发愿以后成就来度化它。若心中尚有杀意隐显,想一想:“今天若拍死它,就欠下了命债,将来我也要变成蚊子给人家打来还命吗?有情众生都是往劫的亲人,我不慈悲它,谁慈悲它,要是讨厌它,那我还算得上佛弟子吗?”而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也宜在幼时。教导其不做伤害生命的儿戏,爱护公物设施,远离网络上流行的各种暴力游戏。呵护孩子的心灵幼苗,浇灌以真善之水,终可健康成长为你的参天大树。

皈依后并不代表就是佛教徒,依于戒体行持才是真正的佛教徒。最后以《正达摩祖师论·破相论》中一句共勉:“若复不修内行,唯只外求,希望获福,无有是处。” 长养慈悲,正信修行,还怕无福吗?

文/一俯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4472.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