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含泪告别拐腿羊

含泪告别拐腿羊

难以忘怀那只拐腿羊

往事不堪回首,回想到那只背上有一撮灰毛的拐腿羊,我就心如刀绞!

在那个吃不饱的年代,父亲七拼八凑好不容易供老大大学毕业并成家立业,老二上中专,老三上初中。轮到我这个幺儿,父亲常常拮据得连每天蒸饭的2分钱都拿不出。父亲让我问大哥要点钱,妻管严的大哥就2毛5毛的给,从未满一元钱,惹得老父摇头叹气。但我成绩很好,那些贪玩的同学,让我帮他们做作业,他们中午则帮我带饭盒出来。或者我最晚去食堂,炊事员去忙别的了,我一溜烟去端饭出来。每年我的学费都成问题,老师一次次催,常把我关在教室外。

我家里有只拐羊,每天放它自己出去吃草,它吃饱了自己回家,一喊它名字,它就咩咩叫着跑过来。父亲为了给我交学费,一番挣扎后决定把它卖了。父亲牵着羊走前面,我跟在后面,到了羊肉馆,换了9元钱。我那时11岁才70斤,像电影里的“小萝卜头”,父亲花了一块钱买了点羊肉羊汤让我煞煞馋,正吃着,我猛然看到拴着的拐腿羊在泪汪汪盯着我,我吃不下去了,跟父亲说这羊咱不卖了,书我不念了,我们带回家吧。父亲说钱不够了,还不回去了。回去前,我把羊搂了又搂,一步三回头。羊儿可怜巴巴看我们消失在转弯处。走了才一会儿,突然听到身后有轻轻地咩咩声。一回头,那羊儿挣脱了脖子上的绳子追来了。我又惊又喜,赶紧对父亲说,羊自己跑出来了,我们把它带回去得了,那老板忙得肯定不知道。父亲叹口气说,做人要光明正大,牵回去跟做贼有啥两样。于是父亲又转回头,拐腿羊还是默默跟在后面去了羊肉馆。我们走时,羊儿挣扎着,咩咩声传出很远。我泪水滂沱,父亲也红了眼,但跺跺脚仍狠心走了!几十年过去了,每每看到羊,我就想起拐腿羊那幽怨惊恐的眼神,耳边还响起极度绝望的叫声,心疼得难以释怀。

南无羌佛在《极圣解脱大手印》中说法:“一切众生无始至此皆我父母,皆我亲情眷属……”畜生道的众生虽不能言语,但它们与人一样有情感,有喜怒哀乐,贪生而怕死!形有不同,实无差别,六道众生皆亲人皆平等啊!不是往昔因缘在,何来今生又相逢!

羊儿羊儿呀,无奈卖了你成了我无法释怀的痛,我向你忏罪,愿你尽此一畜身,能投生善道,能学到佛法,永断轮回路!

——END——

口述:慈恩

撰稿:葵心

编辑:对白云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497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