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戒杀放生 小黄蚁,你们过得还好吗?

小黄蚁,你们过得还好吗?

我和太太于 2009 年拜一位妙谙五明的巨圣德为师,然后在家中最高层设立了佛堂。我和太太两个人只要在家就每天供水、供果,做功课,法喜充满。

也不知从何时起,供台上出现了许多黄色的小蚂蚁,它们只是正常蚂蚁的三分之二大小,每天都在供台上忙碌着。它们似乎特别喜欢水,经常爬到供水杯中,在水面上来回如履平地,而水面毫无波动,像极了踩水的高手。不!简直充满了“此处任我游”般的牛气呢。

每天早上,我和太太推开佛堂门,会不由自主往供桌上看。我们经常看到,它们一个一个首尾相接,数量多的时候摆成一个大的图案,数量少的时候摆成一个小的图案,全部是漂亮的造型,见到有人来了,就纷纷离开,真是神奇无比。

可是,时间久了,我们感到了非常的困扰和麻烦。每次清理供台时,必须要小心翼翼,特别是它们爬进供水杯里、供果上。我们认为这样是对佛菩萨不敬,所以在做功课时就不断祈请佛菩萨加持它们离开供台,离开供品!不断地祈请!

直到有一次,我出差到北京,回来时在天津高速公路的休息区买了一盒天津大麻花,很甜、很油的那一种。回来时立即就供在供台上了。第二天早上做功课就撤了下来,当我打开盒子时,被惊到了:麻花上密密麻麻爬满上了无数小黄蚂蚁,中间还有一个大的,有平常的四五倍大,这应该是它们的蚁后。

奇怪的是,从供台上撤下到我打开盒子,中间隔了 1 个小时左右,蚂蚁们一个也没有爬出来,我仔细看了一下,都活着的。

我即刻一边念六字大明咒,一边带着盒子到楼下,到处找合适的地方“放生”。因为当时是初冬季节,不能把它们放在室外,最后就把它们安置到了地下室楼道的角落。我回家跑到佛堂里,感恩佛菩萨的加持,终于把骚乱我佛堂的蚂蚁们请出去了,而且又没有伤害到它们,我很是轻松、满意,也很自得。

时间过去几年了,我偶尔会想起这个事情,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起来,我隐约觉得哪里做得不妥。

直到最近恭闻南无羌佛的法音《怎么样慈悲面对众生才能成为圣者》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我的那份自私、自以为是,让我和圣者的行为天差地别。

法音中讲了嘎堵仁波且的例子。嘎堵仁波且在扫除处理白蚂蚁时,由于不够细心,处理方式不妥,用鸡毛扫蚂蚁,从人的角度来看已经很轻柔了,但对小小的蚂蚁来说,却是突施巨力,百千倍的距离痛摔,因此无意中因让蚂蚁受到种种伤害,而失去了道行。

我们伟大的佛陀和佛母从不舍弃众生,巨蜂巢依佛陀所居房屋而筑,人们为佛陀佛母的安全考虑,要把蜂巢去掉。佛母说,众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家来庇护,我们宁肯自己搬家,也不让它们失去家园。

我们学佛修行,要慈悲众生、视六道众生为父母!但真正遇到利益冲突时,眼里只有自己,却把众生看成是妨害自己利益的敌人,或者是可以随时为自己的利益牺牲其他众生,这哪里还有慈悲胸怀与众生平等可言!

小黄蚂蚁能出现在我家的佛堂里,是因为它们把这当成了自已的家啊,哪个生灵不爱自己的家,不喜欢安居乐业?我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它们的家呢?

我自以为是地把它们清理出去了,虽然当时没有伤害它们,那么以后呢?它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又能到哪里生活?盒子会不会被人清理掉?最后的结局又是什么呢?

我自以为只有我们在上供、做功课,而它们能够在供杯的水面上摆出漂亮的造型,何尝又不是在向佛菩萨献供呢?否则,有谁见过在水面上如履平地的跑、摆花的蚂蚁呢?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我很惭愧,我为我自己的自私忏悔!为我无视众生的生命忏悔!为我的无知、自以为是忏悔!

我现在深深知道,修行学佛,最重要的是把众生的利益放在前面,自己的利益放后面!对众生要真正视为亲人来关爱,落实到最细微的点点滴滴上,不能有一点马虎!

小黄蚂蚁们,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待你们!我向你们忓悔,把功德回向给你们,愿你们在十方诸佛菩萨的护佑加持下早日离苦得乐!

小黄蚁啊,你们现在过得好吗?

 

文/无闻

编辑/对白云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978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