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弘愿 学佛感悟 中国的文字差点被改成拉丁字母,那么佛经是什么情况呢?

中国的文字差点被改成拉丁字母,那么佛经是什么情况呢?

中国的汉字从起源算起有7000多年的历史,这是一件很值得我们自豪的事情。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让我们自豪的文字在100多年前差点就没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出现了“汉字拉丁化”运动,这个运动就是设想以拉丁字母代替汉字,并最终废除汉字。因为拉丁文字只有20几个字母,学起来比繁琐的中文特别是繁体字要简单得多,因此当时政府为了尽快让民众摆脱文盲,因此才有了用拉丁文替代中文的运动。运动的结果没能改变汉字的主导地位而搁浅了,当然另一种新文化运动开启了我们从之乎者也进入白话文的历程。

而今随着网络的发展,国人们又“玩”出了新花样,层出不穷的网络用词,有时连国人自己都有些看不懂了,更不用说外国人。像什么“yyds”是永远的神,“jb”是举报,“nsdd”是你说得对,淘宝叫“某宝”,拼多多叫“拼夕夕”,直播间叫“播播间”,就连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货币也不能叫人民币和现金,只能叫做“米”。几万几十万只能说多少“W”。

其实,抛开这些网络用词,仅粗略说文言文和白话文的差异,相信学过中文的人都知道,那么文言文在不同的朝代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诗词歌赋、骈文楚辞、离骚、表、说、铭、记、论等。下面我们来看一首古诗,相信很多人如果不查阅对这首诗也是不明所以的。

纤凝翠微颠,

扶光入沧渊。

扶摇惊砂起,

山弄望舒远。

古今对照一下我们始得知:山叫“翠微”、海叫“苍渊”、云叫“纤凝”、风叫“扶摇”、太阳叫做“浮光”、月亮叫做“望舒”、被狂风吹起的沙粒称作“惊砂”。读完是不是感觉现今直白简洁的词汇很难呈现这首古诗的意境和美感,而这仅仅是汉文字本身由古雅到白话的一种演变,那么这样古雅的文字所表述的内容用他国语言来表达又会是怎样的呢?

一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教科书中发现了英文版的《长干行》,这是著名诗人李白写的一首五言诗,这首诗还催生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两个无人不晓的成语。当留学生看到英文版的《长干行》时讶异不已,原因是,翻译版本和原版论起美感,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那句经典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英文翻译是:你踩着竹竿走来,玩着骑马;你在我的座位上走来走去玩着蓝莓。再如“两小无猜”成了”two small people”即两个小人儿的意思,也就是说一些字眼翻译成英文完全变了模样,又如诗中“长干”指南京,也指南京一处里巷名,翻译更是难以贴近原意。其实不仅仅是翻译成英文,翻译成其他文字也同样如此,完全无法呈现李白原诗的古典意境和韵味,更不要说从李白的诗中读到什么盛唐气象和一言一典凝聚的千载风华,翻译的弊端由此可见,但对于没有领略过《长干行》原汁原味的外国人,读到翻译版本后,很多人都不禁赞叹中国的诗歌竟然这样美。英文版《长干行》不仅入选美国教材,还入选了美国《诺顿文学集》这样的权威文学读本,但是在留学生眼里两个版本的《长干行》其差距不亚于两个星球的文学。

这不仅让人想到我们佛弟子读诵的三藏经典。我们都知道原始的佛教经文和大部分论著都是梵文,传入我们中土的三藏经典,皆是由梵文翻译成我们的古文言,国度和语言文化的差异是不争的事实,难道古文言真的能毫无差缪的呈现梵文经书的义理吗?更何况波旬还曾发下誓愿,让魔子魔孙于僧团等佛教团体中破坏佛法教义和戒律,佛经已经到了满目疮痍的地步,末法时期的我们又哪里能学到什么真佛法!即使研学的是真的原汁原味的三藏密典,习惯于白话文的我们又能读懂多少教义?所以末法时期众生寻求解脱何其艰难。好在佛菩萨大慈大悲,只要我们众生真心追求向往成就解脱,佛菩萨就不会抛下我们!

事实就是如此,这暗沉的末法时期,原始古佛无量大悲怜悯众生真的降世娑婆了,为娑婆有情带来了纯正无偏的佛法,更难得的是古佛降世以我们现今汉语白话起法讲说,所以说我们得遇了怎样的因缘福报啊!当然因缘福报要抓住要珍重才算真的有福报。世上最悲哀的事就是福报现前却茫然无觉擦肩而过。

如果我们不想成为一个错过机缘空自嗟叹的可怜人。就千万抓住机缘,跟紧佛陀,把自己从沉沦的苦海中解脱出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幸运者、真正的佛弟子吧。

 

撰文:多持

编辑:篱菊半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正法弘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fhyjs.com/987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0: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